无遥

-我拼得过你的体力,你拼不过我的智力!
-懒得拼,我有挂。

【翻译】Atlas and Jasmine Night 第二章

——译者碎碎念:我为什么掉了这么冷一坑……在坑底求抱抱,求同好相拥取暖。我英渣中废不求红心蓝手。只求聊,求聊,求聊——

第二章 午夜

概要:针对天使的热身!终于到了。记得标签里说的慢热吗?(译者:标签?啥?)没错,不是开玩笑的。

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总是有状况拉扯着他,但是最后,他屈服了,同意跟Michael一起训练。要是一个灵魂都救不了还做什么救世主?Frost的形象出现在他的梦魇里——他差点就能挽回局面……然而他失败了。他第一次接受他的角色,却什么都没做到。Frost参议员身后的称颂让他愤怒,沮丧,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深深地失望。Michael的出现奇异地安慰了他,给了他看清前路的机会。这就是一切怎么发展到这个悲剧境地的。

老实讲,要看清大天使攻过来真的很难,耀眼的日光下汗水流进了他的眼睛。高热的炙烤和Micheal平静地态度把他的精神推到极限。他就是搞不明白!不该这么难,他在军队里是拔尖的,训练中毫无瑕疵总是被队友仰望,为什的他就没法把该死的天使从天上打下来?他的脑子没法集中——他看到有关Michael的记忆,合体的黑色衬衫让他看起来那么人性,他在堡垒里发誓保护Alex,他在新兵面前的讲话,他饶恕O’Connor性命时的仁慈——完全没人想到……

Michael的翅膀打在他胸口完全把他敲出神游状态,他又躺倒在地上。这次,他几乎没力气爬起来。他能看出Michael脸上的沮丧和不解,他知道自己也一样。Michael教他该怎么做,影子,太阳之类的他基本没听进去多少。

他只想,太想洗个澡爬上床。“我……很抱歉,”他勉强开口,对自己没有达到Michael的期望感到很羞愧,但是他不确定是因为他想讨Michael欢心还是他太想证明自己。不管了,他放下自己最后的尊严。“我……能不能……借用你的地方洗个淋浴?之前没什么空。”

----------------------------------------------------------

他来过顶层很多次,已经足够熟悉其中的陈设;Michael的私人物品很少,然而他拥有的都足够富丽堂皇和奢侈。他的床上铺着真丝,落地窗俯瞰着整个城市。但是Alex从没来过浴室。

一进去,迎接他的就是大理石筑成的巨大的长方形浴池,浴池陷在地板下,一定比军营里的整个淋浴区要大,至少能装10个人。

他小心地拾级而下,来到浴池底部。他打开龙头,意识到巨大的喷头悬在顶部。他决定不要帮忙,在龙头上摸来摸去试图让淋浴头喷水,但是只成功的让水迅速充满浴缸。放弃以后,他坐在浴缸周围的墙上探出的钩子里,那东西像是某种凳子。他看着周围陈列的各种瓶子装着精油,香水,肥皂,浴液,浴棉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他好奇Ethan会喜欢拿走哪样做他的藏品——大天使应该不会在意不见了50多个瓶子里的一个吧。

他选定了一个乳白色的瓶子上面写着“午夜”挤一点出来在掌心,;略闻了一下,揉成泡沫涂在头上和身上。反正他习惯一块肥皂从头洗到脚。水温暖得让人愉悦,他花了点功夫享受水流环绕他整个身体的惬意,和军营里站在细小水流下感觉完全不同。如果不是听到敲门声,他会沉迷在奢侈的沐浴里希望世界忘掉他。

“Alex?一切还好吗?”Michael模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Alex叹口气,他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赶到Whele那儿,所以他不情愿的放掉水把自己拖上楼梯走出浴池,迅速用浴巾擦干身体。

“我马上出来。”他把门外的安静当做了解。室内充满了可爱的温暖蒸汽,哄得Alex想睡。这让他更艰难的打开门,浴巾围在腰间。

“你只剩几分钟了。”Michael告知他,脸上带着好笑的表情。Alex很想把笑容从他脸上抹掉。

“也许你该在里面挂个钟。”Alex酸酸地说。

“我理解为你喜欢我的浴室。”Michael无视Alex的评价继续说。当然,藏也没用。

“你的浴缸够大的,就你一个人……”

Michael展开翅膀,强风让Alex直打哆嗦。

“它们比你以为的需要空间。”

Alex套上衣服同时不由对天使轻松的玩笑露出一点微笑。他从没见过Michael这样,他开始意识到充当力量的象征和城市的希望一定很累人。也许因此他才逼的Alex那么紧,要他实现作为救世主的使命……这样他就可以返回他的家园和他的亲人朋友一起欢笑,而不是绷着一张空茫无情的脸孔留在这里,Vega,堕落腐败的城市。Michael有一面是Alex从来没想过的……当然他不总是个守护者或者战士,只有冷酷的表情和语句。这让Alex想知道Michael在战争前什么样子。

“我来载你一程,免得你迟到。”Michael打断他的思绪。

“啥?“

“你只有大概4分钟了,Alex。“Michael说

“见鬼。“Alex慌了,抓起其它随身物品扎紧武装带。

“来。“Michael指向窗子,让Alex站在边上。太棒了,Alex想。现在他要送我上班,就像个男朋友。没等他有时间搞清楚最后的想法,Michael有力的手臂栏胸抓紧他,两人飞向天空,城市在脚下几百英尺。Alex总是在与天使一起飞翔的时候感到肾上腺素飙升——只要稍稍一滑,他可能就做个垂直落体死掉。但是,当然了,Michael从来不会手滑。他只用了两分钟就把Alex安全送到Whele的门口。

“谢谢,欠你一次,“Alex自然道谢。Michael好奇地看看他,但是还是退后准备起飞。

“明天的训练,早上六点准时。“Michael提醒他,Alex 点头确认。“还有选得好,午夜是我最喜欢的。”又露出好笑的表情,他飞走了,留下一点灰尘飞扬在他刚刚站过的地方。

Alex看着那对美丽的翅膀强劲优雅的扇动,很快变成空中一个黑点。他走进Whele的大门,怀疑这个轻松地开玩笑的天使哪儿来的,他一直被藏在哪儿了。他得承认,他发觉和Michael在一起开心多了,Michael的评价让他自己轻声的笑起来。

--------------------------------------------------------------------------

下一阶段的训练成果好得多,这次Michael选择短兵相接的格斗练习,也给了Alex一对短剑。“我几个世纪来都在用这些剑战斗,”Michael告诉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的一对短剑。“它们是份礼物,来自我深爱的人。”Alex觉得自己好像打扰了什么神圣的东西。Michael的眼神中饱含如此深切的情感,Alex几乎忘了他的表情可以多隐忍——他看到伤痛和渴望。Michael想到的是他的情人吗?

“不必说,我对它们有很多实践经验,有些偏爱,但是我相信它们是最伟大的武器。灵活而且适应性强——如果你在战斗中使用双手,失去一个还可以用另一边反击。而且以它们的长度,不至于重到像砍刀那样消耗你的体力,但是也可以维持一个有利的攻击范围。”Michael继续讲解他选择这种武器的原因,同时指导Alex如何持握,如何把它们当成伸长的手臂进攻,防守,迅速移动。开始很难,他从来不喜欢用剑,但是短剑确实比预期的轻,他在Michael的指导下开始适应了。他能挡开很多Michael的基础攻击,用短剑侧向格挡,挥舞起来也很有进步,虽然还一下都击不中Michael。

“做得很好,Alex。”Michael露出骄傲的笑容。他的语气和笑容里有些什么东西让Alex胸口收紧。他还以微笑,他对自己的努力训练和能让Michael满意感到骄傲。他贪婪地大口吸气,训练让他精疲力竭,他用前臂擦掉额头的汗水,转向大天使,但是没说出口。不等他要求,Michael就拎起他飞回顶楼。

这次,Alex没去管喷头,而是选了盆浴。Alex在各种各样的瓶子中随便挑了一个的功夫浴缸就放满了。“琥珀木”(译者:Amber Wood??)香气比较淡,但是让人舒适,而Alex开始觉得要是能永远这么洗澡那肌肉的酸痛和早起训练都是值得的。他听见门锁拨动,Michael这次都没费力气说话。像是不得不叫醒孩子去上学的父母。他尽职的离开Michael的天堂浴室来到大厅,穿上Michael递给他的干净制服。

“琥珀木,有趣。”Michael评论。

“你没事记浴液玩吗?”对于Michael能闻出他这一点他不确定该感到有趣还是肉麻。

“天使的感官更敏锐,Alex。它们在地球上钝化了,但是我喜欢持续练习。”他回答。“准备好了吗?”他问,已经站到窗边。看上去就像这是他每天的任务,他站得笔直,双手交握在身后,耐心的等着Alex。实在是很讨人喜欢。

接着,日常继续。他发现自己在训练中对天使了解越来越多。问题已经不是Alex能不能用他的浴室,而是Michael能不能闻出当天他用的浴液。

“想骗我是没用的,Alex。”Michael严肃的盯着Alex,然后一挑嘴角露出笑容。“外行才会想用两种香味互相掩盖。”

“哦是吗?”Alex虚张声势。“说说是哪两种。”

“阿拉坦和夜茉莉。”Michael笃定的说。

“见鬼!”他俩都笑了,在那一刻,Alex意识到Michael不只是他的导师和上司……他们是朋友。他们一起笑,一起开玩笑,他们沉浸于舒适的安静和日常训练,他们甚至有属于他们的内部笑话。这到底是怎么发生在他的生命里的?

----------------------------------------------------------

这种惯例大概持续了三周。Alex对Michael的坦诚感到震惊。即使听到Michael类似大洪水时期那种愧疚的回忆,Alex也很难想象Michael那么残酷的样子。Michael的问题在于他的真诚——他意识到那些他认为Michael没有感情的日子他错得离谱,Michael是充满激情的,他深深担忧着自己的行为。但是Michael的很多方面很人性——比如他会被自己的愧疚日夜撕咬。

“人是发展的,伙计。这就是重点……如果你太多地沉溺于过去,你会失去在未来做正确选择的机会。过去……嘛,就让他过去吧。”他们肩并肩坐着,褪悬在窗外。第一次,Whele希望和他儿子单独谈谈所以他提前结束当值。所以既然有几个小时空闲,他决定来拜访大天使,准备再增加一些训练时间或者被命令回营地。Michael看着他,眼神幽深。

“有很多事你还不明白,Alex,”Michael轻轻地说。“我怕我的过去不像你想像的那样已经成为过去。很多日子里当我想到我造成的毁灭……我依然能感觉到依照父亲的指示实施惩罚的冲动。我为自己开脱让自己成为他的剑。我放松的对自己的控制,摒除这部分的我很难。”他们都看着前方,看着落日的余晖燃尽天空被黑暗吞噬。Vega五光十色的灯火点亮了地平线。美丽的夜景让Alex暂时忘却了城市的困境和人类的危机。

“我不太好讲。”Alex宽慰他。“当人们看向你,他们第一想到的是守护。他们把你看做救世主,看做希望,看做人类幸存的标志。这是现在。那些你做过的事,伤害过的人……都结束了。着眼于这里,现在的人。”

Michael缓缓点头,勉强放过自己。但是我完了,Alex想。这有点让人担忧,看着大天使挣扎于自己的情感。即使他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

两人各自陷入自己的思想相对无言。Alex想鼓励天使,但是想不到合适的话不让自己听起来像是个破录音机。远处一声尖叫打断了他。

突然,Michael的眼神变得冷酷,警觉而专注。他们交换了一下目光,接着天使展开宽大的羽翼,两人伴随一阵黑色的旋风腾空而起,朝漫天悲鸣的方向飞去。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