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遥

-我拼得过你的体力,你拼不过我的智力!
-懒得拼,我有挂。

[翻译]Who Wants Another Apocalypse? 第二章

第二章 回到灾难开始的地方

概要:Alex 在New Delphi 醒来。得到了解释和产生了些感觉。Gabriel根本不会守规矩。

Alex醒来,感觉到身下柔软的床。这是他不习惯的感觉。有那么一会儿他忘了一切。他仿佛躺在Claire身边。他们平安无事的享受着静谧的幸福。这感觉只有一个解释。作为一个V1,他有床就是幸运了。低等级的居民得不到高品质的生活,多数时候连低品质的都没有。尤其近期的颠沛流离中柔软的床铺离他更远。疼痛和疲惫如当头一桶冷水浇醒了他,Claire死了,Vega可能已经化为灰烬。Alex从床上爬起来找到替换的衣服。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人承诺过会给他解释。他最后记得的是Michael来救了自己。他第一想到的是:找到Michael。他们在哪儿不很难猜。Michael不堪重负的时候总会去最高的地方。

“哇哦,天选之子”Gabriel抓住Alex的肩膀轻快地说。“你去哪儿?现在可不是探险的好时机。”

“去找Michael,”Alex恼怒的瞪他,“放手,我没这闲工夫。”

“他在——”Gabriel话一出口就被打断,“我知道。”

New Delphi现在就是一座鬼城。地面上散落这仓促逃离时遗留的物品。上次战斗在地面上留下铁锈色的斑斑污迹。这里只能听到Alex的脚步声和稳定的呼吸声。他知道Michael在哪儿,那儿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

“嘿,”Alex小声说,纠结于那些回忆带来的内疚。“你准备好给我解释了吗?”

Mchael庄重的点头。“有很多事你不知道。双耳瓶展示给我的幻象是有缘由的。Noma没有一直站在人类这边。她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带着Gabriel找到你,想杀死你和你母亲。她感觉到父亲的存在放过了你,但是对你母亲已经太迟了。Gabriel一直在警告我她也会背叛我。”

“Nomes——Noma杀了我母亲?而你认为让她照看我是个好主意?”Alex缩了一下,“无意冒犯但是你的策略实在需要改进。”

“她曾立下誓言,那誓言本不可破,”Michael回答。“要有相当于Lucifer的力量才能把她从誓言中解放出来,而且显然她对你发展出了强烈的个人感情。策略本没什么错,但是我,总是把信任投放在错误的地方。”

Michael看着Alex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落到到他坐着的地方旁边的地面上。这地方在旁人眼中毫不起眼,天堂钢铁制成的铁网碎片还留在地上,还有大片大片铁锈色的痕迹。

Alex盯着被撕裂的浸透了血液的铁网。多年前Micheal给他那把小折刀留在那儿,像一记重拳击中他的内脏。他错了。他背叛了几乎是唯一在乎他的人。

“Alex?”Michael低声呼唤陷入回忆中的人。

他记得Michael给他折刀同时给过他的意见。“寻找最高的地方。高处让你看清靠近的威胁,保证你的安全。”他疯狂地搜寻着,终于找到天使的时候隐隐的钝痛变的被刀刺一般剧烈。Michael倒在笼子后面。他看见Alex的时候,瑟缩着试图阻挡他确定即将到来的伤害,他从来没想过反击。Alex心碎了。

“嘿,嘿,嘿。没事了。嘿,到这儿来。让我把这个摘下来。”

“你怎么找到我的?”

“寻找最高的地方。你给我这个的时候告诉过我。”

“为什么做这些?”

“因为你也会为我做这些。至少过去会。现在,我不确定了。”

我愿意为你而死。无论从前还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改变。”

 “为什么在这儿?”Alex几乎在耳语,他终于正视Michael的眼睛。“你怎么还会回到这里来?”

“提醒我自己,”Michael低声说。“我辜负了你。如果我当时没有逃走,降临与你身上和Vega的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保护你是我的责任,但是我失败了。”

“也许折磨搞坏了你的脑子,”Alex咧咧嘴,“我很确定是我背叛了你搞砸了一切。”

 他们坐在那儿盯着彼此愧疚的神色看了一会儿。突然也许是压力导致的歇斯底里,他们开始大笑。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是这很有用,他们看向彼此的时候舒服多了。

“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谈,某个不会让我想杀了自己的地方?”Alex干笑着向Michael伸出手。

“我确定Gabriel对这个计划有很多建设性意见。”Michael 说着任由Alex把他拉起来。

“我是说不让我想杀了自己,”Alex呻吟道,“好,有他在大概就没问题了|——他会替我动手。”

“说这话的人跟二分体合作差点搞死我们两个。仅代表我自己,谢谢。”Gabriel从门口恨恨地说。“这一刻很让人感动,但是我们能继续干正事儿了吗?我们第一次杀死Lucifer的时候他可不怎么高兴。现在我们拿走了他的越狱卡。我想这已经不是‘不高兴’可以形容的了。”

Michael在他的兄弟和他的责任之间来回打量发出低声的叹息。就算乐观估计这个组合也会很有压力。如果他们没法停止互相攻击他们要怎么打败Lucifer?好吧,至少现在攻击停留在口头上而不是肢体上。他不想伤害他兄弟,但是也不允许Alex受到伤害。他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我愿意为你而死。无论从前还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改变。”他愿意为保护Alex付出生命。最初是为了父神赋予的责任。而现在,他还不至于蠢到相信这是全部的理由。

“Michael?”Alex把手放在Michael身上把他从自己的思绪间唤醒。“你好像没再听我们讲话。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Michael回答。他轻轻摇头甩掉多余的想法。“有很多要商量。”

他们离开不良回忆换了个新地方谈。Julian的,或者说Lyrae的(也不知道哪个名字合适)办公室是个展开漫长讨论的理想地方。对,漫长的讨论。所有了解这三人关系的人都知道类似良好这种形容词连边儿都不沾。

“我们得回Vega,”Alex说。“即使没有Duma,我也怀疑他们会停止找我。大家都有危险。”

“没错,他们很危险。”Gabriel呻吟道“他们被世上最强大的生物之一瞄准了,没什么生存机会……哦等下,这说的是我们。把你的优先级理理清楚。”

“Vega很重要,兄弟。”Michael勉强平静地说。“那些人是我的责任。而且我和Alex有很多同盟在那里。Alex的天赋展现以后追随他的人会显著增加。”

“好,但不是现在。”Gabriel嘟囔。“在你珍爱的家园被密切关注时回去就是自杀。你想保护他们?别领把Lucifer领到他们门口去怎么样?”

“那到底计划是什么?”Alex抱怨。“我们到现在为止只是在决定什么不能做。我们坐这儿谈天的时候人们正在死掉。”Michael看着他多年训练的士兵,看着他从婴儿照看到大的人。显然这事的前景不只是危险可以形容。Alex自从大范围实施了驱逐术就虚弱的只剩和Gabriel斗嘴的力气。Michael甚至惊讶他现在还能保持清醒。他猜测Alex一进门就沉重地坐在在扶手椅里几乎把自己埋进去只是因为过于疲惫。

“我们休息的同时想个计划。”Michael最后说。“Alex,你太虚弱了需要休息。Gabriel正从双耳瓶的影响中恢复,而我正从它的间接作用下恢复。如果我们现在动身,唯一可能的结果就是我们死。你的死可能导致Lucifer以完整的力量回归,那么人类就没有希望了。”

“他说的没错。”Gabriel耸肩。“你们连我的低功率都应付不了,而跟老Luci比起来我就是个小可爱。”

Alex只能挫败地盯着他们两个。他固然希望自己和Michael能活下去,但是现在的情况太危险。整个世界正在毁灭的时候他们没有时间安坐这里慢慢恢复。Michael和Gabriel表示的很清楚:Lucifer比他以往面对过的任何力量都要强大而且完全被惹毛了。Alex严重怀疑他会坐等他们出现。如果他是那个大天使,他第一步就会把Vega所有残留的生命屠杀殆尽。显然他有充足的情报知道自己要找什么。这个风险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显然Alex的想法都写在脸上。“看这儿,Alex,”Gabriel看着他的表情低吼。“你没投票权。这事儿定了。也许你打个盹以后表现能好点。”

没等Michael有机会阻止,Gabriel 已经让Alex失去了知觉。他露出得意的表情,可能想这么干很久了,搞不好是整个讨论期间他都在忍住这种冲动。Alex发出轻轻地鼾声,显然没有受伤,只是睡着了。Michael松了口气。

“Gabriel,你不能这么干。”Michael叹息着摇摇失去意识的Alex的肩膀。

“放松,兄弟。”Gabriel得意的笑。“我把你的宝贝救世主哄上床了。他不会去突击Lucifer。你该感激我。总比睡在坟墓里强。做保父比你表现得难多了。我有点庆幸是你先找到的他。简直累死人。”

“如果你这样就觉得累,等他醒了以后你会有惊喜的。”Michael轻笑。“累的你还没见过呢。”

——————————————————

译者:好吧,我其实就是想翻中间那段Alex悔青肠子的黑体。我去求了授权,作者说她很荣幸,是不是就代表我可以翻了。噢耶,我也是有授权的人了,而且作者说有望平坑。蹲坑等。

评论

热度(5)

  1. mezzomix无遥 转载了此文字
    同等更新。 有关双耳罐的影响,剧集里大米好像从来没和小A提过,可能就算提了也不会涉及细节吧。 Gab...